千里之外竟然还有3个50多岁的女朋友?真假老总令人傻傻分不清!

四月25

秦楚书是南方一个上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几十年商海打拼,资产早已过亿,也是业内响当当的翘楚人物,可当公司法务递给他一份西安市公安局周至县公安局发来的公函时,他才知道千里之外的周至县,他竟然还有三个50多岁的女朋友。

事情还得从2021年说起,一大清早张丽就来到西安市周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案,“警察同志,我被骗了,我男朋友欠我82600不还,他是上市公司的老总,叫秦楚书。”

看着眼前50多岁的张丽,民警心里也犯嘀咕,上网一查才知道秦楚书是谁,上市公司的老总?身家过亿?在周至县有女朋友?还欠了女朋友82600元?还为了眼前这个女朋友要跟老婆离婚?看了看互联网里秦楚书的全家福,再看看眼前的张丽,民警不由感慨,有钱人的世界我们果然不懂!

按说这类男女朋友之间的经济纠纷,并不属于派出所的管辖范围,可民警还是问了一句,“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?”“我们是网上认识的。”

“通过婚恋网还是……”

“附近的人。”

一个南方上市公司的老总,用“附近的人”添加了1000多公里之外的女朋友?民警觉得这里头怕是有问题。

“你们见过面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咋能确定对方就是秦楚书?”

“我有他的联系方式,我还专门在网上查了,头像就是他,帅得很!”

民警觉得有点意思了,“你们在网上聊过天没?”

“聊过啊,这都两年多了。”

“视频过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语音通话呢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6a14d943039b4e0ebb11a2cf81eb03e6

按照经验,民警判断张丽是碰到电信诈骗中的“杀猪盘”了,通常嫌疑人把受害人叫“猪”,把从陌生人到添加好友的过程叫“找猪”,从无话可说到无话不说叫“喂猪”,把培养感情的剧本叫“猪饲料”,把嘘寒问暖、假装恋爱叫“养猪”,把实现骗取钱财的终极目标叫“杀猪”。可张丽这个案子有点蹊跷,“杀猪盘”一般讲究快打快收,骗了钱就跑,很难有持续两年这么长时间的情况。

“这钱是一回骗的,还是分了几次?”

“不是骗的,是他说要拿着回去和他老婆离婚的,不要看他是上市公司的老总,他老婆防着他呢!根本不给他钱花,他没办法了才问我要的,有好多都是给他发的‘红包’,两年多下来一共是82600。”

这就更不对了!“杀猪盘”一般会编造谎话,说自己受伤、家逢大难或者有一个发财机会、理财内幕,会在很短时间内骗取大量钱财,也没见过连“红包”都骗的。

“你把你们认识的过程再给我好好说说……”

经过讲述,民警终于理清了关系,50多岁的张丽早早退了休,孩子也已经成年离家,和丈夫早就进入“一别两宽”的时期,日常里除了串门、买菜、打麻将,最大的爱好就是“上网”。一天夜里,手机上突然发来了好友申请,有人用微信“附近的人”功能申请添加她,看着照片上的男人还“帅帅的”,她就点下了同意。一聊起来,对方自称是秦楚书,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,因为家庭感情破裂,所以在网上寻找自己的“心灵归宿”。张丽在网上搜了一下,发现确实有秦楚书这么个人,也确实是上市公司老总,而且“秦楚书”的朋友圈里展示的内容,也和互联网上能查到的活动轨迹重合,她也就信了7、8分。

之后随着交流增多,张丽也慢慢动了心,秦楚书不仅人帅还谈吐风雅,说起国际大事、经济走向也是一套一套的,“那你不嫌我年龄大?”“年龄从来不是爱情的鸿沟。”“那你不嫌我长得丑?”“在感情面前人就是盲目的,我已经被感情伤害过,更相信看一个人不能仅仅只看外表。”……

虽说活了50多岁,可平常连周至县都不出的张丽哪见过这个?很快就沉沦在了“秦楚书”的感情攻势之下,她相信只要等“秦楚书”一离婚,拿回他的财产,他们两人就会和他承诺的一样“浪迹天涯、四海为家”。为此一年前,张丽还和丈夫离了婚,专心致志地等着她的“白马王子”。

要说民警见过的受骗的人也多了,可是被骗的这么走心的受害人,确实不多。“初步判断,你这是被骗了。”看着幸福的光辉在张丽脸上流淌,虽然有点残忍,可对于案件,民警还得如实说。

“咋可能?他根本不是骗子,那些钱是我心甘情愿给他的!我在网上查了,我们这最多就是经济纠纷。”

“其实,我今就没想着报案,只是我把婚都离了,年龄也越来越大了,想着你们能不能替我联系一下他……”

张丽没想着报案,只是想见情郎一面,民警更没想到作为执法机关,派出所还要干婚介所的事。

“根据你说的情况,我们判断你确实是被骗了,一你们没有见过面,二连语音都没有通过,三你的82600元确实被他拿走了……”

“谁说没见过?虽然没见过秦楚书,但是我见过他的小兄弟啊!”

原来在跟“秦楚书”联系的这两年里,“秦楚书”曾经给张丽说过,他在西安市周至县有个“小兄弟”,有啥事可以找他帮忙,这个“小兄弟”名叫张二娃。后来两人还见了面,“秦楚书”的一些事,还是张二娃告诉她的,张二娃说他“秦哥”能量“海”得很,知道张丽的娃大学要毕业了,还给她说:“你给我秦哥一说,人家本事大,叫他给你娃在北京安排个公务员,将来就是首都人了!”

8208398f27454727bbc3dc306290fb45

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张二娃有重大嫌疑,有可能就是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,可把张二娃传唤到派出所的时候,民警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把人弄错了。

张二娃当年30多岁,小学文化程度,个子不高,长相更是其貌不扬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,就是人站在那里,总有点“木木”的感觉,不跟他说话的时候,他随时都能“魂游天外”。说起话来,也有点颠三倒四,跟“秦楚书”说话时显露出的侃侃而谈的气质相比......差距实在太大,是不是弄错了?

有了线索,城关所的民警们并没有轻易放弃,围绕着张二娃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。

“他原来就没有啥正当职业”张二娃的媳妇对民警说,“早些年就是逮个鸡抓个狗,卖了挣点钱,这几年根本就没见有啥营生。”“回家也啥都不干,就是一天摆弄两个手机,还不叫我看,我把他的手机一动,他就打我,往死里打呢!”“两个手机?”“两个么,一个是黑的,一个是白的……”

一听说两个手机,民警突然灵机一动,会不会……

最后侦查的结果,和民警猜测的一样,所谓的“秦楚书”就是张二娃,他用两个手机分别注册了两个账号,在网上聊天,先用“秦楚书”的手机搜索“附近的人”,加上之后聊熟了,再给受害人说“在周至县有个小兄弟”,进而让张二娃出场,通过和受害人的交流,不断夸大“秦哥”多么有本事,骗取受害人的信任,在用“秦楚书”的身份骗钱的同时,张二娃也伸手要钱,甚至把人骗到了床上。

现已查明,有三位受害人被骗取数额不等现金,审讯的时候,张二娃交代他编的骗钱的理由更是让民警哭笑不得,和媳妇离婚这是固定套路,有自己生病的,有出门在外没带钱的,有吃了饭付不了款的,还有“你发个红包,让我看看你对我的感情有多真的”,有时说是上市公司跟跨国公司联合,在周至县终南镇有一个大工程,差200元要给小三轮结算拉砖钱,就这么荒唐的说辞,这几位受害人都深信不疑。

几位受害人对“爱情”付出了感情、金钱和家庭,张二娃倒是在自己家里盖起了楼房,不仅盖了三层,还把外面都贴上了瓷片。2021年6月24日,张二娃被西安市周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。

问起为啥要冒充“秦楚书”,而不冒充别人,张二娃说“我原来在他厂里打过工。”

(本故事根据真实案例改编,故事中人物都使用化名。)

来源:警界视野

搜集整理:张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