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态 | 同居关系解除,男友主张分割虚拟财产

八月03

二审法院指出,直播账号的性质是网络虚拟物,不存在可分割性

 自媒体女主播与男友共同生活期间,其直播账号拥有大量粉丝。双方因解除同居关系上了法庭后,男友要求将直播账号作为共同财产进行分割。那么,直播账号这种虚拟物,算不算同居家庭的财产呢?2021年12月27日,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给出了答案。

日前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评估和分割处置尚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。


二孩宝妈赶“风口”

现年30岁的胡蓉,家住贵州省毕节市的下辖县。她性格活泼开朗,跳舞唱歌都不错。
 2008年8月中旬,毕节市举行盛大的火把节。这是当地少数民族为了祈福,保佑族人平安健康和粮食丰收而流传的古老文化习俗。火把节晚会上,还是少女的胡蓉跟着众人跳起了欢快的铃铛舞。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加入队伍载歌载舞,围着胡蓉转。散场后,小伙子上前自我介绍,他叫裘晓光,23岁,“我对你一见钟情,处个对象呗”。胡蓉害羞地说自己还小,没到谈恋爱的时候。裘晓光问了她的年龄,说:“鲜花正在盛开,离不开爱情的滋润。”胡蓉被逗乐了,此后两人开始交往。
 在当地,十六七岁的女孩谈恋爱并不鲜见。但是,胡蓉父母得知消息后,摸清了住在邻县的裘晓光的家庭状况,坚决不同意二人交往。胡蓉正处于青春期,叛逆的她索性辍学并与裘晓光租房同居。
 2009年12月,他们生育了儿子裘伟。相隔3年,胡蓉又诞下女儿裘艳。裘晓光在建材市场做装卸工,胡蓉在家带孩子。日子虽然过得清苦,却很温馨。裘晓光收入不多,大部分交给胡蓉掌管。但他渐渐养成了抽烟和酗酒的嗜好。孩子要上学,双方父母都需要赡养,日常开支较多,他们俩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
 女儿裘艳入读小学后,胡蓉有了一定的空闲时间,她想去超市打工,改善经济状况。裘晓光认为超市打工有早晚班,不方便照顾家庭。他提议道:“听人说现在做网红很赚钱,你长得漂亮,又能歌善舞,开直播说不定会走红,总比打工强。”胡蓉觉得裘晓光的建议有道理,眼下自媒体创业正是“风口”,自己有这方面特长,在家做直播赚钱和料理家务两不误,遂着手进行准备。在此期间,裘晓光请朋友在他们的租赁房内布置背景,采买设备,帮助胡蓉做了前期工作。

  2019年10月,胡蓉以自己的真名在快手平台上注册了账号,并开通了直播间。她天天在直播间唱歌跳舞并制作视频。甜美的歌声,独具特色的“铃铛舞”,很快吸引了观众的关注,粉丝数噌噌往上涨。同年12月,胡蓉又在快手平台上注册了另外一个账号,轮换交替进行直播。看着胡蓉在直播间驾轻就熟,裘晓光便不再插手,依旧在建材市场打工。

同居关系“翻车”

 胡蓉的直播越来越火,不断收到粉丝的打赏,收入越来越多。但是,有的粉丝给胡蓉打赏后,要求线下见面。为了互动,胡蓉不时外出。裘晓光很不乐意,竭力阻止,两人因此时常争吵。裘晓光说:“要么领结婚证,否则我不放心。”胡蓉解释道,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,她不会跟别人发生扯不清的关系。再说,自家父母直到现在还不同意两人的婚事。裘晓光继而提出共同从事直播事业,胡蓉婉言相拒说:“你每天两顿酒,喝醉了就发疯,如果把我直播的牌子搞砸怎么办?”为此,裘晓光心里有满肚子的意见。
 随着胡蓉走红,一些商家慕名而来,请她直播带货,还邀请胡蓉参加商业演出。为方便开展工作,胡蓉考了驾照并按揭贷款购买了私家车。办理牌照时,裘晓光坚持要把车辆登记在他的名下。胡蓉没有同意,两人大吵了一场。
 自从胡蓉做直播挣钱后,裘晓光便不再交家用。对此,胡蓉并没有计较。但是,裘晓光却惦记着胡蓉的收入,追问粉丝打赏和直播带货的数额。胡蓉每次参加商业演出,他也总是刨根问底。胡蓉不胜其烦,便总说没挣多少钱。一次,裘晓光又喝高了,胡蓉正在直播唱歌,他冲上前把胡蓉推开,看了看视频上显示的粉丝数,竟有50多万人。裘晓光骂骂咧咧地说:“不是我出的主意,哪有你今天?成了网红,就把我一脚踢开。”酒醒后,裘晓光连连认错道歉,胡蓉原谅了他。
 2020年下半年,胡蓉的父亲胡金洪患癌症,动了大手术。胡蓉忙里忙外,裘晓光袖手旁观,还幸灾乐祸地说:“报应,谁叫他不认我这个女婿的。”胡蓉生气地说:“我看你心里阴暗得很。”隔了几天,裘晓光从胡蓉的手提包里翻出医院的结账单,费用25万多元。他抖着账单吼道:“没经过我同意,你有什么权力付这笔钱?你爸4个儿女,凭什么单单要你一个人承担?他们是看你成了网红,把我们家当成摇钱树了!”胡蓉回答自己挣的钱自己做主。两人再次发生激烈争吵。事后,裘晓光竟冲到胡蓉的娘家大闹了一场。

 多次冲突后,胡蓉心灰意冷,决定与裘晓光分手。裘晓光说:“我也不想过下去了,你的两个直播账号,总共100多万粉丝,这是一笔巨额财富,我也有份。”另外,裘晓光还说粉丝打赏、直播带货和演出收入至少有100多万元,必须作为共同财产分配。胡蓉予以否认,说不但没有存款,当年买五菱宏光面包车还欠着别人将近3万元。裘晓光回怼道:“当初买面包车就没有借过债。”

法庭相争,虚拟物成焦点

 2021年3月,胡蓉向当地基层人民法院提交了诉讼请求,要求解除同居关系。她提出双方所生儿子裘伟由裘晓光抚养,女儿裘艳由自己抚养,双方互不支付抚养费;共同财产五菱宏光面包车归胡蓉所有,丰田轿车归裘晓光所有,丰田轿车按揭款由男方负担;共同债务2.84万元由裘晓光偿还。
 一审法庭上,裘晓光表示同意解除同居关系。他辩称,胡蓉在快手平台运营的两个直播账户,系由裘晓光帮助炒红,现共拥有100万的粉丝数,按每个粉丝5元的价值计,其资产价值达500万元。该资产系双方同居期间的共同财产,胡蓉应支付其250万元。裘晓光还主张胡蓉应向其支付医治其父亲胡金洪的费用25万元。
 裘伟已年满12周岁,庭审期间,办案法官征求其意见,裘伟表示愿意跟随父亲生活。胡蓉未提供证据证明五菱宏光面包车、债务的真实存在,法庭没有认定。裘晓光要求胡蓉分割直播账号价值250万元的抗辩理由,也因没有相关证据证明,不予采纳。
 2021年5月5日,一审法院判决,胡蓉与裘晓光所生子女裘伟由男方抚养,裘艳由胡蓉抚养,双方互不支付抚养费;双方共有财产丰田轿车归裘晓光所有,按揭款亦由裘晓光支付。
 一审宣判后,裘晓光提出上诉。他陈述称,一审法院对双方共同财产快手直播账号的价值认定和处理不当,损害了其合法权益。胡蓉上传快手账号的视频均是裘晓光参与拍摄、剪辑、制作。两个快手账号通过粉丝打赏、直播带货等方式陆续获得上百万元收入。同时,直播账号属于新时代网络背景下的新生财产形态,应当认定为具有财产属性价值的成果,属于同居期间共同财产,应按照共同财产进行分配。另外,双方同居期间,通过粉丝打赏、直播带货、商业演出等获得相当的经济收入,该部分资金由胡蓉提现到自己银行卡内,大约为30万元左右(具体数额以被上诉人账户内实际存款数额为准),应当对半分割。此外,丰田轿车现登记在胡蓉名下,且尚欠按揭贷款,一审判决该车归裘晓光所有没有考虑具体情况。
 庭审期间,法院查明,以胡蓉身份信息注册的“蓝蝴蝶”的快手账号已被封号,并已被快手管理后台永久性关闭直播权限。同时经法庭询问,胡蓉同意双方同居期间共同购买的丰田轿车,归自己所有,车辆按揭款也由自己偿还,她补偿裘晓光4万元。
 对于裘晓光主张分割快手账号财产价值500万元及胡蓉名下银行存款的问题,二审法院认为,涉案快手账号系胡蓉身份信息注册登记,因快手账号具有强烈的人身专属性和依附性,快手账号的收入来源于粉丝打赏、直播带货、商业演出等,离开胡蓉的参与和投入将不能产生经济效益,故涉案快手账号本身并不具备经济价值。同时,裘晓光也未提交证据证明胡蓉名下银行存款的具体金额,裘晓光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。
 2021年12月27日,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进行部分改判,双方同居期间共同购买的丰田轿车归胡蓉所有,该车辆剩余按揭款由胡蓉偿还,由胡蓉支付裘晓光4万元。驳回了裘晓光的其他上诉请求。

法官点评

 直播账号如果仅具有娱乐性,或者娱乐性远大于财产性,一般不应当分割。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直播行列,无论是从获取收入还是流量角度,好的直播账号在直播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运营得好的直播账号,可以成为挣钱的工具。因此,直播账号虽并不是可直接分割的财产,其背后的价值,应该是可以估算的。
 然而,目前对网络虚拟财产的评估和分割处置,尚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。如果是夫妻或者同居生活的男女共同运营的直播账号,法院在处理此类财产纠纷时,往往以双方协商一致为前提,采用一方获全部虚拟财产,同时按比例支付另一方折价款的方式进行。但一般并非通过判决的方式进行认定。